新媒介空间中的青少年文化新特征(下)

——“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研究”调研报告

  • 作者:马中红  发布时间: 2016/09/22
  • 中国青年研究中心、苏州大学新媒介与青年文化研究中心“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研究”课题组

    执笔 / 马中红 :苏州大学新媒介与青年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凤凰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全文刊载于《中国青年研究》2016年第7期,获中国青年研究微信公众号授权转载                    

     

     

    编者按:本调研报告基于全国范围 12~28 岁青少年的1415 份问卷调查的数据统计,以及相应的深度访谈、参与式观察、文本解读等质性研究,将中国青少年当下主要的网络流行文化现象归纳为七个方面和八大特征。在此基础上,尝试勾勒出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发展趋势,并就营造健康网络流行文化提出对策和建议。我们将分两次转发全文,此为第二部分。


    三、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发展趋势
     

     

    在青少年看来,互联网既是工具性平台,从中获取信息、辅助学习、休闲娱乐以及社交沟通 ;又是表达性平台,可以尽情发表感想、记录经历、发泄情绪、展现自我 ;还是创造性平台,经由重构信息、协同合作,持续不断地创造出炫目的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其中所蕴含的生活方式,构成的文化关联,产生的文化冲击,已经对总体社会和文化形成不可忽视的影响,这种影响也势必延及未来。
     

     

    1. 新媒介技术赋权,参与到网络流行文化的消费、传播和再生产中

     

     

    互联网为青少年文化实践行为提供了便捷、低资费、低门槛的准入条件,熟谙网络技术的青少年,在网络空间完成了自身身份的转化,从单纯的文化产品的消费者成为文化产品的再生产者,在消费流行文化产品的同时传播流行文化产品,甚至创造流行文化产品,构成了今日互联网上多姿多彩的青少年流行文化景观。在此,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青少年作为新媒介技术的热情拥抱者,往往领先一步使用新媒介技术,并由此建立起技术/文化的联系,而新媒体技术,包括不断创新的媒介产品、新的软硬件应用和新的数字技术平台,不仅赋予了青少年建构独特文化空间的权利,而且也最大限度地激发了他们文化创新的能力。

     

    我们已经看到,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产生、存在形态、文化特质无不是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介技术的产物,它的发展表现出越来越强地依赖新媒介技术之势,这种依赖在一定程度上会形成对青少年文化实践主体的绑架和束缚。但是另一方面,在某种意义上,新的媒介技术也正是在适应青少年文化实践之需求的过程中被不断地开发出来,创造出来,并且在运用中释放出文化的潜能,因此,对青少年的“使用—满足”与对新科技的“刺激—创造”,也就形成了一种文化与技术的互动与互构。由此观之,诸如极客、拍客、影客、声客等具有很强的PGC色彩的群体,在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中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意味着青少年在建构属于自己的文化时会利用技术的优势,激发创造的潜能。这种创造性不仅是建设健康的网络文化环境的宝贵财富,也是建设总体文化的宝贵资源。

     

     

    2. 网络流行文化类型多样化和小众化,代际更迭越来越快

     


     

    青少年消费、传播和再生产的网络流行文化此消彼长,生生不息,自2005年互联网web2.0时代以来,青少年的网络流行文化已经难以计数,黑客文化、网游文化、御宅族文化、恶搞文化、自拍文化、Cosplay文化、同人文化、粉丝文化、小清新文化、杀马特文化、暴走漫画文化、涂鸦文化、网络流行语文化、字幕组文化、弹幕文化、星座文化、极客文化以及各种风格的网络神曲等等接踵而至,青年“流行文化”概念在面对新媒体网络时,其蕴含的广泛传播、被动接受、从众认同等内核需要重新审定。

     

    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不可能是统一的文化,也没有哪一种网络流行文化可以囊括所有的青少年群体。一方面,以个人兴趣为缘,结交同好,达成文化认同,在青少年中显得越来越重要 ;另一方面,媒介技术推陈出新的速度越来越快,与其相应的文化传播和流行的具体样态变化也越来越快,越来越频繁。可以想象,当一款应用风靡青少年群体两三年,形成一群忠实用户,另一款更新的应用起来之时,又一波新的忠实用户产生,两种先后风行的应用对应于不同的使用者,就可能有不同的文化样态。


    而且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实践主体,是一个包含了较大的时间跨度的群体,不同年龄人群对新媒介技术的适应性和选择性的差异甚殊,其在具体的媒介使用过程显示的价值偏向也有很大的差别,因而在同一群体内呈现出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密集的代际区隔。这种基于技术/文化的代际更迭的加快,意味着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在行为方式、趣味追求、价值取向和存在形态上的混杂性和多元性加强 ;意味着青少年流行文化更趋于分散化、多样化以及小众化 ;也意味着青少年成长过程中伴随年龄自然生长的文化经验累积更为密集。这也使得青少年自我认同过程中的流动性、多样性、排斥性大大加强,也因此向主流社会对流行文化的引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 文化融合趋势明显,网络流行文化已成为当代青少年的生活方式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全面改变了中国当代青少年的生活方式,从具体的信息获取方式到形而上的价值取向,从休闲娱乐到审美体验,从文化消费到文化创造等方方面面。今日青少年多样化的文化实践是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青少年生产者-消费者的特殊角色,进一步促进了网络流行文化对他们日常生活的渗透。网络流行文化对青少年有着重要的意义,既是青少年发现自我、发现同好、结交友朋的方式,也是青少年想象性解困、抵抗主流文化、表达个性自我以及休闲娱乐的需要,还是青少年分享、协作、积累文化资本并转换成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的重要路径,是青少年整体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构成部分。
     

    当然,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并不是独自成型的,而是通过交流、融合形成的。全球传播网络的激增和媒介信息流动的加剧,促进了这一融合的过程。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在形成过程中,在创新和流行的驱动下,对不同文化资源的需求会日益增长,对主流文化和大众文化的挪借、改写、再编是其维系自身存在的重要方式,也因此而拓展了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与主流文化和大众文化展开对话并反哺主流文化和大众文化的空间。与此同时,产业和商业对青少年的文化消费市场的竞争也日趋激烈,对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资源的利用、文化符号的征用、文化趣味的迎合,也使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可能在产业和商业的刺激中产生,并得以更多、更快地转化。上述两个方面的相互依存、互为源流的关系,促进了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融合趋势,这一趋势既为主流文化对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引导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实现途径,也使其必须摒弃单一的、强制的引导,而要面对更具复杂性、竞争性和协商性的情境。

     
    需要强调的是,这些趋势无一不包含内在的矛盾,且终将在具体的社会文化语境中显示自身的轨迹,且与政治情境、文化政策、法律制度、社会经济状况等等无不密切关联。因此,把握这些趋势,利用这些趋势,建设健康的青少年网络成长环境,将是一个系统的、宏伟的工程。

     

    四、建构青少年健康网络流行文化 的对策和建议

     

     

    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培育健康的网络文化”,强调从家庭到学校,从政府到社会,都要承担起青少年安全健康和成才成长的责任。而互联网又是如此深度地嵌入了青少年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他们的“第二人生”,与现实世界中的“第一人生”互相交织,前者的影响力和支配性有时甚至超越了后者。与此相对的是,网络海量信息的良莠不齐、网络导致的“亲密关系中孤独感”(雪莉·特克尔)、新技术便利形构的技术依赖等等,的确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1. 高度重视,深入理解,加强沟通和对话


     


     

    互联网是青少年身心的有机组成部分,互联网在丰富他们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全面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成长。青少年每天耗费许多时间与同样连线的同辈或同好交往沟通,而减弱了现实生活中面对面交往的频度,“低头族”随处可见。数据表明,青少年使用社交网络时间越长,越愿意与远距离的、素不相识的陌生朋友分享自己的想法和秘密,而现实生活中面对面的沟通和交流热情呈现下降趋势。
     

    青少年不经筛选地接触互联网上大量的社会负面信息,对社会参与度造成很大影响。数据显示,每天使用社交网络时间越长,青少年对社会热点事件的“冷漠感”和“共情度”水平越低。当接触到自己不喜欢的信息时,每天使用社交网络时间小于1小时的青少年中,选择“无反应”的比例最低,只占了两成多,八成多的青少年会通过“表达反感”“屏蔽”“弃用软件”等手段表达自己对该信息的态度 ;在每天使用社交网络时间为1~2小时、2~3小时、3~5小时青少年群体中,选择“无反应”的均保持在四成左右。青少年习惯在不同的网络空间注册不同的账号,以多个身份活动,并且热衷于在网络空间开疆辟土、圈地画牢,建立属于自己的文化空间,并通过技术性屏障与其他文化类型进行区隔,导致了不同社会文化类型之间的不可沟通性,甚至出现“同代代沟”现象。
     

    调查显示,青少年在过去6个月中使用的社交网络的类型(0表示从没有使用过,5表示每天都会使用)显示,QQ均匀分布在各个年龄段,使用率都很高。然而,对不同年龄段青少年进行观察时发现,17岁与18岁的青少年在社交软件的使用类型上有很大差别,18岁的微信使用率为3.59,17岁的仅为1.84。同时,我们发现,18岁以上的青少年群体微信使用率保持在3.5左右的得分,17岁以下的青少年微信使用率保持在1.5左右的水平,存在较大断层。因此,深入了解、包容并理解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是引导他们健康成长的前提条件。我们既要客观地面对互联网技术对整个社会环境和青少年生活环境引发的巨大变化,不妖魔化青少年的网络流行文化实践,又应该重视网络生态环境对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的影响,加强网络管理和网络安全,防止网络欺骗、网络谣言、网络暴力、网络色情等有害信息侵蚀青少年身心健康。

     

     

    2. 善于发现,积极引导,释放年轻人的创新活力

     

     

    青少年是互联网时代的消费主体、参与主体,也是网络文化创新的主体。青少年频繁地使用社交网络媒体,与同辈互动交流、浏览各种新闻和咨询信息,参与各种热点话题的讨论,发表自己的意见,传播自己感兴趣的话题。青少年还乐于在网络上呼朋唤友,聚集有共同兴趣的素不相识的人,一起协作完成某种文化实践活动,为网络空间贡献信息和文化产品。无论是译客对海外影视剧作品的翻译,还是音乐爱好者创作的网络音乐,都是青少年无偿奉献自己的时间、精力乃至金钱而为的。网络流行文化之于青少年的重要意义,在根本上是借助互联网的平台,以青少年旺盛的生命力激发他们的文化想象力和创造力。调查数据已经显示,类似PGC这样的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已经呈现出勃勃的发展生机,年轻一代乐于也善于通过在线联系的方式,以参与、协作、共享的模式从事文化实践活动,创造新的文化形态,成为今日“互联网+”中最具活力和生产力的创意文化。当然,毋庸讳言,由于青少年有大把时间需要打发,有各种压力需要释放,加之网络流行文化反规制性、流动性、混杂性的特性,难免出现所谓“玩物丧志”“娱乐至死”“三俗”“脑残”等文化现象。唯其如此,我们更应该对之趋利避害,积极引导,鼓励青少年在消费文化产品的同时,发挥他们的活力和创造性,创造条件将这股创造欲望导向有利于社会进步的方向发展。这是青少年文化建设的一个根本方向,需要进一步加以探讨和研究。
     

     

    3. 提升素养,加强保护,营造健康的传播环境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网上信息源头和传播渠道急剧增多,互联网成了各种社会思潮、各种文化汇聚的平台。正确地使用互联网,可以拓宽青少年的求知途径,帮助青少年开阔眼界,缓解现实生活中的压力,形成自己的社交网络,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主张,而互联网的不当使用,也会带来许多问题,比如以自我为中心、与现实社会脱节、沉迷网络游戏、传播低俗信息、参与制造和分享网络谣言等。因此,一方面,国家应该制定保护青少年的法律法规,加强对青少年的保护,避免他们遭受网络不良信息的侵害 ;另一方面,学校、家庭和媒体都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思想教育,积极引导,提升青少年的网络素养,让青少年在健康的传播环境中健康成长。

     

    【部分图片来自本公众号的重磅调查;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若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本篇内容由微信公众账号【新媒介青年文化】原创

    授权转载及合作请与【新媒介青年文化】微信联系




     


     

精彩图文

  • 新观点·新方法·新视野
  • 半缘游戏半缘君(上)
  • 新媒介空间中的青少年文化新特征(下)
  • 新媒介空间中的青少年文化新特征(上)